当前位置:稔恶盈贯美容儿子三次割头皮 给重度烫伤父亲植皮(图)护肤DIY
儿子三次割头皮 给重度烫伤父亲植皮(图)护肤DIY
2022-05-13

医生说,殷广安能够战胜死神,亲情的作用至关重要。

昨天,扬州苏北人民医院23病区一间病房内,52岁的殷广安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中,全身85%二度至三度烫伤、被医院数次发出病危通知的殷广安,昨天经过专家全身检查,17次

植皮全部达到预期效果,患者已经康复,具备出院条件。记者采访得知,在殷广安生命垂危之际,老殷26岁的新婚儿子义无返顾地连续3次剃掉一头浓密头发,割下全部头皮,拯救自己的父亲。

沸水锅内“煮”了5分钟

昨天,记者眼前的殷广安面色红润,神情自然。

但回忆起自己被烫伤的那一刻,仍然心有余悸。老殷是扬州邗江区方巷镇黄珏村人,在邗江黄珏化工厂上班,每天要做的事情是在晶种车间做铁红。今年元月9日,老殷在车间内高2米多、直径1米多的大不锈钢锅边操作时,失足跌进装有2米深沸水的锅内!

“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,然后就麻木了,自己出于本能,一手死死地抓住大锅的边缘,不让自己沉入沸水,同时大喊‘救命’!当时自己只有头部和前臂在沸水外面,其余都在水下,身边的一个女工友过来,但拖不动我,后来又来了一个男的,终于把我拖了上来,这个时候,已经过去了5分钟,两条腿被烫得已经看见了骨头!”殷广安告诉记者,当时自己极度虚弱,被厂里送到扬州最大的苏北医院,经检查,全身85%二度至三度烫伤,其中80%为最严重的三度烫伤。

记者了解到,三度烫伤面积达到50%就有生命危险,且死亡率很高,谁都知道三度烫伤面积达80%意味着什么。医院组织医疗组立即投入抢救,静脉切开,置管,快速补液、补血浆抗休克。在基本度过了“休克关”后,给患者植皮成为最紧要的事情,一旦不能及时植皮,患者随时可能死亡。殷广安身体表面80%三度烫伤,本人的皮源无法满足植皮需要,怎么办?

儿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

“是儿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不是他,我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!”说起身边的儿子殷武勇,殷广安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。

26岁的殷武勇在扬州织布厂上班,为人忠厚实在。去年12月10日,小殷和本镇姑娘真红结了婚。父亲出事时,两人还在新婚蜜月中。得知父亲需要异体植皮,新郎倌毅然决定剃发割头皮以挽救父亲的生命,从元月12日起,殷武勇连续3次剃发割头皮,移植到殷广安的身体上。

“当时也有点害怕,自己还年轻,刚结婚,头皮都割掉了,头发长不出来怎么办?割头皮,会不会疼痛到不能忍受?但想到疼爱自己的爸爸面临死亡威胁,自己的头皮能救父亲的命时,自己坚决地上了手术台。”殷武勇告诉记者,自己是父亲唯一的孩子,父亲话不多,但从小到大,一直竭尽全力为自己操劳,每天都早起给自己做早饭,自己晚上加班回家迟了,哪怕父亲上了床,也要起来给自己做点好吃的,因为他知道,儿子最爱吃他做的饭菜。父亲除了为全家操劳,对年迈的爷爷奶奶也十分孝敬。自己为父亲割头皮,跟新婚妻子真红商量,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哭着点头。1月12日自己第一次割头皮,非常疼痛,但自己没有流泪,而一旁的妻子一直在哭。自己三次手术,一次没有哭,因为自己知道,忍受暂时的痛苦,父亲就有希望了。

殷广安介绍,自己听说儿子要为自己割头皮,心里像刀扎一样难受,但难受后又感到暖心。自己过去从来没在孩子面前哭过,儿子割了三次皮,自己没少流眼泪。更让自己暖心的是,儿媳妇真红也十分孝顺,对新婚的丈夫动这么大的手术一点儿也没阻拦,还三天两头地在自己病床前问寒问暖。摊上这么一双儿子儿媳,自己真是知足!殷广安说,儿子为自己割皮,给了自己天大的决心,自己坚信一定能够好起来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这以后,自己又单独进行了14次割皮手术,因为心情好,一次比一次成功。

父子亲情创造医学奇迹

“国内权威的烧伤科专家有这样的观点,中老年人烫伤、烧伤后,死亡的概率大致等于年龄加上其身体三度烧伤面积,按照这样的算法,殷广安的‘死亡率’为132%,他能够战胜死神,并这么快地康复,应该是创造了奇迹。”苏北人民医院烧伤科主任黄金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黄金华认为,在这一个例中,亲情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对于异体植皮,有血缘关系的供者出现排斥反应会迟得多。由于烫伤面积太大,殷广安自己的头皮根本不够用,商业头皮排斥反应大,价格昂贵,且来源紧张,患者又来自农村,家境不宽裕,所以,亲人的头皮所起的作用可想而知。也正是由于儿子的头皮及时移植在了老殷的体内,挽救了他的生命,而此后,这个父亲一直带着一种非常愉悦和感恩的好心情接受手术,又经过漫长的14次割自己头皮移植烫伤部位的手术,终于成功走出死亡的威胁。而从另一个方面说,儿子割头皮拯救给了自己生命的父亲,也始终处在一种亲情反哺的愉快心情中,小伙子三次割头皮,恢复得都相当快,对身体没有影响。黄主任透露,在医院,父亲为子女植皮的并不少见,而子女割皮给父母的,几十年来,苏北医院才发生两例,上一例是一外地女儿为父亲割了一次头皮,小殷应该是扬州第一人。

记者了解到,为使长时间处于病危状态的殷广安植皮后排斥反应最低,医院采用了国内外先进的自体微粒植皮和异体皮混合的方法,先后移植了小殷3次头皮进行混合,因为取过一次头皮后,7到10天又会长出新的头皮,到第四次,老殷自己的头皮已经能够满足自体移植的需要,先后历经17次植皮手术,终于使患者创面逐步消除。

移植头皮患者恢复更快

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特殊行业的增多,一线工人烫伤、烧伤的数量增加很快,烫伤、烧伤必然需要植皮,目前国内该方面的技术是否已经成熟?苏北人民医院烧伤科黄金华主任告诉记者,如果烫伤、烧伤面积不是很大,一般患者可以“自己给自己植皮”,因头皮比较细嫩,易于移植,且更新生长很快,不会给身体造成创伤,所以通常都是患者自割头皮移植在创面上。而一旦烫伤、烧伤面积过大,异体植皮就在所难免。

“异体植皮实际上只是一种‘过渡’,因为不管是别人还是亲人的皮肤,迟早都会起排斥反应,最终移植在创面的,还是患者自己的皮肤,一般都是取用头皮。”黄金华介绍,非亲人的皮肤移植后,一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就会发生排斥反应,产生危险。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时间会变长,这样就会为患者自己赢得时间。(通讯员 张为 马竞 陈咏)

稔恶盈贯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